肖倾墨

低产coser 新人写手。微博:墨轩忆-思慕,文都在这边更,微博大部分都是日常和cos

上邪剧本(某墨2年前的产物)拿了授权不出正片系列

上邪
羽国占据天险,与世隔绝  东陆历350年,羽国天险被破,蒙上一层面纱的羽国,终于显示在世人面前。惊艳天下的除了羽国开明的政治和淳朴的人风之外,还有羽国六公主和曦公主羽汐颜,据说和曦公主出生时曾有术士前来算命,取汐颜为名,以示她一生短暂,朝开及落,这位公主第一次出现在众人面前是她十四岁的及笈礼,稚嫩的外貌,在一名白衣少年的陪同下,走上祭台。她的聪慧可爱,惊艳众人,夜皇仪思慕在他的回忆中曾说过这样一段话:“如果说本王一生最开心和最难过的两个事情,开心的是和曦嫁给我,伤心的是她倒在我怀里,我却毫无办法。她在我身边只笑过两次。但每一次,都能打动我。但她的心里装的全是他,就连最后。。。。。。不说也罢。”他,便是羽国的大将军蓝轩宇。羽国敬侯的长子,大和曦十岁,与和曦从小一起长大,两人感情胜过兄妹之情。所有故事要从350年开始,蓝轩宇奉命出征。
蓝轩宇独坐水亭之上,桌上一把琴一把剑,两个茶盏。蓝轩宇一身白,品茶,嘴角浅笑,:“小汐来了,怎么不进来。”亭外走近一粉色宫装的少女:“轩宇哥哥,他们说你要出征了,我来找你,前两天,你要我背的,我都背好了。我背给你听,上邪,我欲与君相知,长命无绝衰,山无陵,江水为竭,冬雷震震,夏雨雪,天地合,乃敢与君绝。哥哥,我背对了吗?”和曦站在蓝轩宇面前。“一字不差,过来坐着吧。不累吗。”蓝轩宇指着自己身边的凳子,然后又继续呷了一口茶,“哥哥,我弹首曲子给你可好。”双手放在琴上,拨动,醉人心弦,蓝轩宇闭眼听着,画面看上去,十分和谐,“哥哥,如何?”曲终,和曦问到“小汐琴技越发精练了,最近我新学一招,小汐要看吗。”说完,蓝轩宇拿起剑,走到亭前空地上,剑起,惊得落红无数,和曦看出了神,也许是累了,和曦靠在桌上,睡着了。蓝轩宇收势,走进亭子,看见趴在桌子上安静的睡颜,轻轻上前,轻抚发丝,取出怀中红绳,将两人头发结在一起,剪下,俯在她耳边轻诉“等我”,拿起剑,走出亭子,前往宫道,今天是他出征的日子,蓝轩宇走后,一阵风吹过,和曦惊醒,发现亭下舞剑之人已经消失,,她冲出亭子,前往城门,蓝轩宇走在城门前的宫道上,“轩宇哥哥”稚嫩的女声从身后传来,,蓝轩宇身形一顿,略转头,继续往前走,和曦见蓝轩宇不停,,提起裙子向前跑,“关门”蓝轩宇经过城门时,对守门的士兵说到,,宫门关上了,和曦无助地靠在宫门上,手抚摸着宫门上的纹路,“轩宇哥哥,你懂天下人的心,却从不懂我,上邪。。。。。。”一边走,一边念,离开宫门,向宫闱深处走去,她只想对他说那句话而已
两年后,冬日~~~~~~~~
和曦坐在房中看书,蓝轩宇虽在边关,两人时常有通信“公主,蓝将军打了胜仗,现在已经班师回朝了。”侍女说道。“真的!”和曦站了起来,“是的,因为夜国出兵相助,仗打得异常顺利,还有,公主,夜国太子向陛下提亲,公主,将要和亲了。”书本掉落在地,“轩宇哥哥,他知道吗。”“将军,应该是知道的。”侍女回到,“把这个在我和亲后交给轩宇哥哥。”“是,公主。”侍女退了下去。
同年春日~~~~~~~
夜国使者前来下聘礼。“公主,这是太子亲自为你设计的,希望公主能穿着它出嫁。”使者递上嫁衣,和曦转头冷冷地看了一眼嫁衣。“我不会穿的。”平淡的声音传到使者和羽皇的耳朵里。和曦走出正殿,徒留两人留在殿中
回京路上,蓝轩宇知道了和曦要和亲的消息,十日后,蓝轩宇踏入羽国城门,白衣的小姑娘站在面前,眼角还有泪痕“哥哥,父皇在正殿等你。”转身离去。
蓝轩宇与和曦自小在一起长大,虽然两人从未表明感情,但羽皇和老臣们都看出了两人的感情,本来羽皇打算在和曦成年之后为两人指婚。可惜羽夜结盟。夜国的要求,羽国不能不应。羽皇对蓝轩宇说:“夜国提亲,朕已经答应了,天下女子本多,朕会为你携手一位佳人。朕本不欲你送亲,但和曦要你送,你送了她后便前往南城平乱吧。”“臣遵旨。”蓝轩宇走出正殿,苦笑,最痛的不是她和亲,而是他的小姑娘要他送亲,蓝轩宇的脚步不受自己的控制走到了水亭,坐到桌边,发呆。“轩宇哥哥”白色的身影走进亭子,蓝轩宇站了起来“公主。”和曦的身形顿了一下,两人站在水亭两头,一时间都找不到话来说。和曦轻启双唇“待我长发及腰,将军归来可好。”“待卿青丝绾正,铺十里红妆可好。”他的小姑娘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,他冷酷不起来。这也许是他第一次  表明心迹。和曦的眼泪再也止不住,一颗一颗流下来。蓝轩宇走上前。抹去她眼角的泪水,和曦扑进了蓝轩宇的怀里,蓝轩宇有些抗拒,“公主。。。。”但还是放下了礼节用手抚摸和曦的头发,这样一会后,和曦离开了蓝轩宇的怀抱,“轩宇哥哥,我先走了,免得小人看见了,又参你一本了。”和曦转身小跑离开,不忘拭去脸上的泪痕,徒留蓝轩宇站在原地,苦笑
和曦终日坐在房中,希望那一天来得再晚些,再晚些,抚摸嫁衣上的花纹,听着窗外的琴声,那是属于蓝轩宇的波澜不惊有暗波涌动的琴音。若是一直这样,也好,时间过得很快,八月初十到了,和曦早早换好了嫁衣。坐在梳妆镜前。“一梳梳到尾。。。”她没有让全福夫人帮她,因为她知道,她过去,一定不会有真正的幸福,自己为自己梳好发髻,铜镜映出模糊的容颜,抱起桌上的七弦琴,走到往日两人相聚的水亭,缓缓波动琴弦。七弦琴,扣心弦,琴音传入远处人的心,蓝轩宇提步,缓缓走向水亭,见庭中女子一身火红,第一次化了不一样的浓妆,脱去了稚气,“轩宇哥哥,为我奏一曲,可好。”说完,站起身,走向亭下的空地,蓝轩宇坐在和曦刚才坐的位置上,缓缓拨动琴弦,和曦脱去繁重的九重纱衣,翩翩起舞,也许,这个场景,以后再不复相见。一曲终,和曦戴起沉重的束缚“臣恭迎公主凤驾,和曦将手搭在蓝轩宇手中,蓝轩宇将一朵红色的手腕花套在和曦的手上,和曦微微一笑。两人相执而去。蓝轩宇看着佳人的侧脸,微微有些触动,吉时已到,蓝轩宇护送和曦前往夜国,前往夜国的路上,蓝轩宇面无表情,只有偶尔看向马车,希望放下脚步,却无可奈何。到了夜国。夜国祭台上,夜国太子仪思慕亦一身红,,望着台下披着红盖头的女子,风拂盖头。落地,佳人的面容一览无余,一头青丝,不加束缚,化了妆的脸,明艳,叫人移不开视线,和曦缓缓走上祭台,仪思慕牵过她的手,旁边有祭祀送上一支打造精美的金凤钗“凤锁龙心,龙绾青丝,长发绾君心。”仪思慕拿起凤钗将和曦的长发束起。美人斜云鬓。“祭天祭地祭天下。”行大礼,礼成,仪思慕牵着和曦的手,缓缓走下祭台,蓝轩宇代表羽国,见证了一切,左手握住剑身,关节微微发白,和曦经过蓝轩宇身边时,用一种近乎悲悯的眼神看着他,蓝轩宇不敢偏过头去看,他的小汐,从未用如此的眼神望着他,仪思慕的目光在两人间游走,打量一番,但也只是一瞬“走吧。”轻言后牵着和曦继续往前走。
第二日——蓝轩宇将前往南城平乱,按国礼要拜别和曦,夜国城门前,蓝轩宇对着眼前这个不顾礼节着幼时粉衣的小姑娘。一头青丝不梳发髻,如幼时般扎着,左手的红色手腕花依稀可见,仪思慕站在和曦身后五步左右,蓝轩宇行大礼,三拜后说道:“臣蓝轩宇,奉皇命前往南城平乱,此行愿为吾皇平息纷乱,以求民安。此拜别吾皇,拜别公主。愿公主一世长安。”说完又叩了一个头,久久不起,一滴不起眼的泪水滑落,仅入了和曦的眼底,和曦身形微微一顿,放在身前的手紧紧地抓住了罗裙,仪思慕看着眼前粉色衫子的小姑娘,或许这就是她一直坚持要穿这件的理由吧。和曦上前两步,扶起蓝轩宇,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到:“江山为重,私情为轻,我愿与君长决绝,永矢弗谖。”一字一句如刀划过,刻在蓝轩宇的心上,她一脸的漠然,转身离去,他想伸手抓住那片飘起的拖尾,手却抬不起来,她纤细的背影踏入夜国皇城,蓝轩宇转身离开了夜国,一白,一粉,一南一北,从此两地生。仪思慕看着蓝轩宇走远后,转身回宫。
和曦在夜国,不得不说,仪思慕对她很好,只是,她从未笑过,,一日,仪思慕问道“和曦,你的手腕花与你的衣服颜色不相配,但你又天天戴着,为何?”他早想知道这个手腕花的来历,只是一直无从问起,今日见她又在发呆,便问了问,只见她莞尔一笑“只是依伴罢了,没什么特别的。”仪思慕失了神,这是她第一次笑,比起及笈礼上的惊鸿一笑,这一笑包含了太多,也承受了太多“对了,今日我命厨房做了点糕点,尝尝么。”仪思慕端出一盘不算精致的点心,和曦微微转头看了一眼。“不喜欢么,不喜欢的话,我命人去倒了吧。”“不了,放下来吧。”和曦拿起一块点心放入嘴里,眼中全是莫名的思绪“是不是有些干了?”仪思慕端来一个茶盏,和曦打开茶盏,是奶茶,优雅地端至嘴边,慢慢喝下,放下茶盏。“多谢太子”这是和曦第一次主动和仪思慕讲话,和曦有一口没一口地尝着糕点,思绪却回到了四年前,蓝轩宇外出归来,带着亲手制作的米苏糕和热乎乎的奶茶,她像个孩子一样,蓝轩宇宠溺地抹去她嘴角的糕点屑。
一年后,仪思慕登基称帝,蓝轩宇代表羽国前往祝贺,两人在宫中相见,四目相对,虽未曾言语,但眉间眼间两人似乎无需多言,即可明白相互要表达的意思,几月之后,和曦在宫中喝茶,“公主。不好了,不好了。”“怎么了,着急忙慌的,出什么事了。”“公主,蓝将军要成亲了。”“啪!!!!!!!”茶杯从手中滑落,掉在地上,碎了,“你说的。。。可是真的。。。”“应该是真的,我是在皇上他们在前厅议事的时候听到的,不会有错的。”“云儿,你下去吧,我想静一静。”“是。”宫女退下去了,和曦在榻上发了一会的呆,蓝轩宇要成亲了,回想起他曾经暗下的诺言,泪水再也止不住。和曦打开了一年未动的箱子,取出了那年成亲时的嫁衣,未自己穿戴整齐,梳好发髻,化好眉心,她已经服了毒,大约再过一个时辰,她就该死了。镜中人的形象越来约模糊,慢慢的世界开始变向黑暗,和曦晕倒在了地上。另一边,仪思慕下朝了,想起和曦似乎很喜欢那天的糕点,便下厨做了一些,希望她能喜欢,这样,她就会忘记那个人。刚踏入皇后寝宫,一反往常的感觉,让他有种不好的预感,走进内殿,佳人没如往常一般靠在卧榻上看书,往寝殿方向看,一抹红裳。“和曦!”手中糕点掉落一地,三步并作两步冲了上去,扶起地上的人,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,“和曦,醒醒!”和曦睁开沉重的眼皮,看见眼前一抹明黄“殿下,你爱过么。。。”“爱过,倾尽天下,只为博伊笑颜。”仪思慕抱紧了怀中的女子,怀中的女子身体渐渐转凉,“明明那么相爱,为何不能在一起呢。”和曦眼角流下一滴热泪。“我就知道,我就知道是那个蓝轩宇,和曦你别睡了,蓝轩宇根本就没有成亲,一切都是我编出来的,我嫉妒你的心里有个他,想让你忘记他,和曦你起来好不好,你起来打我一顿啊!”仪思慕的语气从生气变得柔和,抱紧怀中的佳人。和曦浅笑,原来他没有成亲,现在回想过来一个宫女又怎么可能知道那种事情,一遇到蓝轩宇,她的判断力就直线下降,眼前一片模糊。闭上眼睛,永远睡了过去。仪思慕抱紧和曦,下巴抵着和曦的额头。“我也爱过,为她倾尽心怀,可是,和曦,为何明明那么相爱,却不能在一起呢。
和曦的死讯传到了羽国,蓝轩宇的耳朵里,正在练剑的他得到了消息,只觉一股热流涌上心头,一口血喷了出来,他的小姑娘死了他摸着怀中的结发,他很想去陪她,但他知道,他有她交给的重要的事情去做,三年来蓝轩宇闭门不接客,不上朝,出征,大胜而归,这场战役重新巩固了羽国的天险,羽皇十分高兴,和曦三年国丧将过,,羽皇决定为蓝轩宇指婚,蓝轩宇回绝“多谢陛下美意,臣已发誓,终生不娶。”羽皇也未曾为难他,毕竟,总有一张笑颜影响着蓝轩宇。和曦三年祭日前五天,仪思慕来到羽国,私下见了蓝轩宇,“这是和曦临前留给你的,我输了,总以为我能让她忘了你,可是,我做不到。我赢了天下,却赢不了她的心。”仪思慕将和曦做的嫁衣交给蓝轩宇,“你。。。不留下么,毕竟是。。”蓝轩宇有些迟疑“不了,她也留了很珍贵的东西给我。”仪思慕仰望天空,是的,那抹惊鸿一笑,让他一生难忘。“对了,这个拿去。”仪思慕将一张精美的红帖送上,“我不能像你一样专情,有时候,我真希望,我是你。”仪思慕的婚帖,她将娶羽国八公主为贵妃。羽澄璃,在羽皇众女中与和曦最为相似,如果没有这层在,也许,仪思慕也不会答应吧。羽澄璃刚满16岁,与那年的和曦一样的年纪,穿着红色的宫装跪在大殿前“此番月汐拜别母国不知何日再见,一拜别天地,二拜别君王,三拜别子民。”月汐对殿五拜,蒙上盖头,在侍女的搀扶下,走向和亲的队伍,“将军,那天姐姐也是这样的,这是姐姐最后留给你的了”,月汐慢慢往前走“红豆生南国,春来发几枝。愿君多采撷,此物最相思。”蓝轩宇看着月汐离开的背影,似乎又回到了那天,和曦一身华丽的嫁衣,明艳的妆容,掩不住相思。回到府邸,将自己关在了房中,和曦留下的嫁衣。分男女两套,她也做了自己的那份,蓝轩宇穿上嫁衣。今天是和曦丧满的那天。蓝轩宇抚摸着和曦的嫁衣“小汐,你孤单么,我一直在你旁边,上邪,我欲与君相知,长命无绝衰,山无陵,江水为竭,冬雷震震,夏雨雪,天地合,乃敢与卿绝。”第二天,蓝轩宇的副将正好前来拜访蓝轩宇。推开房门,蓝轩宇安静地睡在床上,一手拥着嫁衣嫁衣上的结发手腕花,还有,手腕处明显的血痕。“我死后,将我与她合葬。”简短的血书,和曦将自己的名字刻入史笺,蓝轩宇将它永刻在坟前。
夜皇仪思慕在位期间不再纳后,空置后位十年后郁郁而终,据说他经常前往羽国边界,为一位故人清扫坟前,有人知道,那是蓝轩宇的墓,曾有史官写下了这段历史,夜皇苦笑“不了,让它活在过去就好。和曦,她不喜欢热闹。”再有人向考证这段历史,也只能从夜史和羽史中挖掘,但是,没人能解读。一切都已经埋葬在昨天。



我努力在大学毕业前拍完这个~

评论

热度(1)